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

茜茜公主是如何變成歐洲最美皇后的

時間:2020-01-14編輯:鶴行長川

茜茜在15歲嫁給奧地利皇帝的時候,按照當時人的正常標準,茜茜是一個沒什么女人味的女性,為此在婚后最初的幾年時間中,作為一位“想下來的丑小鴨”,皇后的形象是不被大多數人所認可的。

不過隨著茜茜在往后的4年中生下了三個孩子之后,茜茜也逐漸進入到了20歲這個黃金年齡段。到了茜茜婚后五年之后的1860年代,年輕的奧地利皇后開始以美貌在歐洲展露頭角。

當時的美國駐維也納公使在信件中說,奧地利皇后的美貌可以說是一個奇跡。類似的溢美之詞還有很多,它們都是建立在茜茜傲人身材的驚人數據之上的——茜茜身高173厘米,而到她去世為止,體重一直維持在50公斤上下,而且茜茜的腰圍始終維持在50厘米左右,也就是腰圍一尺五。

當然,這個奇跡背后,茜茜付出的代價也是驚人的。茜茜年少時就喜好運動,如今為了維持優美的身材,她的努力越發令人匪夷所思了——哈布斯堡皇室的皇宮里原本就有布置各種健身器械的傳統,諸如單雙杠、啞鈴、杠鈴、吊環等等,這些本是哈布斯堡男性們的一種流行消遣,但是茜茜也是這支健身大軍中的活躍者。有拜訪者親眼看到,奧地利皇后在單杠上做引體向上。

此外,皇后茜茜每天下午必定的散步活動,不僅距離在十幾公里,而且皇后還要以陸軍部隊的野戰行軍速度完成,因此在這個所謂的散步過程中,必須有一位專職女官全速前進,才能跟上她。

而健身只是茜茜維持自身美貌的途徑之一,此外,節食、美容、護理,每一樣都不能少,什么面膜、身體浴、美容食譜之類,全都是最時髦的。

茜茜自己最引以為傲的,就是一頭濃密的長發,她這樣優質的頭發,每天需要打理三個小時,每三周要護理一次,每次護理需要一整天。至于衣服,如果要正式外出,茜茜的每次著裝打扮還需要三小時。

持之以恒的努力、驚人的巨額花費以及對美麗極大的追求之心,最終讓這個15歲時還被視為巴伐利亞丑小鴨的茜茜,在她20幾歲的年齡上,開始以“歐洲最美皇后”聞名于世,而且,這個稱號,茜茜保持了近乎三十年。

這種對美麗的近乎極端的追求,除了極大地提高了茜茜的聲望之外,也讓茜茜有了自己可以真正依靠的、對付那些來自哈布斯堡皇室內部壓力的力量。

可以說,茜茜的這種美麗,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“女為悅己者容”,而是用美麗的力量去對抗那些對她質疑的人,比如她的婆婆兼姨媽。

這種逆反心理還體現在茜茜行為的各個方面,比如除了旅游和美容健身之外,茜茜偶爾還在政治上嚴重對抗一下她的婆婆,茜茜出于對奧地利宮廷的逆反心理,她更愿意接受當時與奧地利處境微妙甚至劍拔弩張的另外一方——匈牙利。

在奧地利與匈牙利和解并組合為奧匈帝國的過程中,茜茜公主發揮了自己的特殊作用,在關鍵性的1867年,奧匈帝國誕生,奧地利皇后茜茜又獲得了一個新頭銜:“匈牙利王后”。

茜茜經常在匈牙利度假,按照她的說法,這里比維也納的哈布斯堡一大家子,讓人感覺更放松。在匈牙利,茜茜發展了自己的更多愛好,比如狩獵和騎馬,茜茜成為當時歐洲少數騎馬技能非常高的女性選手之一,甚至可以在一些國際騎術比賽中奪冠。

茜茜瘋狂熱愛騎馬運動,一直到她的英國馬術教練飽受與茜茜發生緋聞的影響,最終選擇退出,隨后茜茜也徹底放棄了這一項運動。當然,茜茜在海外旅行并緋聞纏身的時候,她的丈夫奧地利皇帝自己一個人長期蹲守維也納,也沒閑著,他拜倒在了一個并不出眾的女演員石榴裙下。

茜茜這種長期的對自我意識實現的追求,或者叫率性而為,不僅讓她與自己丈夫之間、與哈布斯堡皇室之間關系越來越冷漠,而且負面作用還體現到了其他方面——比如茜茜極度溺愛自己的小女兒瓦萊麗,而長期對唯一的兒子魯道夫缺乏足夠的交流和關愛,尤其是在魯道夫的政治主張、愛情遭遇方面,茜茜不僅缺乏耐心,而且也沒有仔細過問過,直到1889年魯道夫自殺之后,茜茜又陷入了自責和憂郁之中。

魯道夫自殺這一年,她把自己所有彩色的衣服飾物都送給了別人,從此茜茜只穿素色衣服,她開始更頻繁的四海游歷,到了她生命中的最后十年里,茜茜每年停留在維也納的時間(也就是名義上跟皇帝丈夫在一起的時間)不超過幾個星期。

到了1898年9月10日,茜茜在旅途中,遇到了那個致命的刺客。其實,那個刺客,也不是專門來殺她的,這個無政府主義分子只是想殺個名人來出名,而且他的第一目標也不是茜茜,只不過第一目標那人一直沒有來,茜茜就成了撞在刀口上的那個錯位的人。

錯位,這正是茜茜終其一生,出現最多的一個詞匯。

茜茜平生喜好自由,但是她卻嫁到了歐洲當時最保守、限制最多的皇室之一;她喜歡周游世界,但是她的種種放飛自我,都是跟她的身份發生沖突的;她喜歡對自己的愛好不懈追求,但是這些巨大的資金投入實際都源于她并不習慣的皇后身份;即便是茜茜努力促成的奧匈帝國,也是錯亂不斷,茜茜去世后才20年,奧匈帝國就徹底土崩瓦解。

茜茜公主去世前一天

茜茜公主曾經在一首詩里這樣寫道:

“可愛的人兒啊,你們曾讓我備受熬煎,我仍要通過我的指尖,給你們親吻以及祝愿:

請你們遠離我吧!但愿永遠!

我會自由翱翔在海空之間!”

在茜茜公主辭世的120年后,她的不幸與坎坷都已隨風而逝,唯有她曾經的那些美好,歷經120年的歲月洗禮,仍舊為今人所津津樂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