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

三晉文化的歷史發展過程

時間:2020-02-20編輯:果果

山西歷史文化脈絡清晰,框架完整;山西文明進程從未間斷,影響深遠。山西歷史從史前文明的舊石器時代發端,歷經堯舜禹和夏商周數千年的演進,到晉國和三晉時期已經形成有別于其他地域文化的顯著特征。秦漢以來,山西歷史文化更加多姿多彩,更加燦爛輝煌。山西歷史文化的完整性、先進性以及藝術性,對中華民族的精神、風俗、習慣的形成發生了重要作用,對華夏五千年文明史產生了巨大的輻射力、滲透力和影響力,山西成為地方文化特色最濃厚的地區之一。

1、距今180萬年以來的山西新舊石器遺存是中華文明的曙光

山西舊石器文化遺存質量高,數量多。現已查明全省的舊石器文化遺存近400處,其中舊石器早期遺址的數量位居全國之首。這些遺址的發掘和發現,對研究人類的起源,對探索山西在文明進程中的作用和地位,有著關系全局的重要意義。

新石器時代距今1萬年以來,以出現長期定居的村落、生產中使用磨光石器、燒制陶器、經營原始種植農業、飼養家畜為基本的特征。山西是黃河流域新石器文化的中心區域,遺址有上千處之多,遺址中發現了大量的石制生產工具和陶制生活用具,以及居住址和陶窯,這些文化遺存標志著山西新石器時代的文明和輝煌。新的發現和研究成果表明,大致在距今4500年前后,山西南部已經成為當時諸多邦國的中心,相當于古史的堯舜時代,可以推測,是堯舜禹的活動把山西推向了當時的文明中心。

2、山西地區的夏文化放射出文明時代最燦爛的光芒

山西是華夏文明起源的中心區域之一。古史記載“堯都平陽,舜都蒲坂,禹都安邑”,說的是中華民族最早的英雄們在汾河下游創業建都的歷史。史書中最早出現的“中國”一詞,指的就是上古虞舜時代的山西南部。可以說,在中國本土發生的文明中,只有黃河中游晉南、豫西的文化傳承沒有被打斷。進入階級社會以后,為了保護私有財產及加強防御,傳說大禹之父鯀已開始建城。不斷發現的夏城遺址,也在映證山西南部曾是夏朝國家政治文化中心的歷史。

3、晉國與三晉時期的文化是中華文明進程的關鍵環節

關于商族的起源,一些學者專家認為在山西的南部地區,認為垣曲商城即文獻記載“湯始居亳”的亳都。垣曲的商朝城址,不僅有比較完整堅固的城墻、城壕及城門,而且區分出宮殿區與一般居民生活區,陶器與青銅已經成為這個時代的普通器物。

代商而立的是周王朝。周初,成王分封諸侯,叔虞封唐后,舉行了隆重的授土授民儀式。唐叔虞之后,他的兒子燮父即位,改國號為晉,“晉國”的歷史從此開始。上起西周早期叔虞封唐,下至公元前230年——前225年韓、趙、魏三國相繼被秦兼并,期間的800余年,晉人的活動范圍從最初的河、汾之東方百里的地方,擴大到擁有山西全部、河南和河北的大半及內蒙古、陜西的一部分。

戰國時期的韓、趙、魏三家都出自山西,并且迅速成為實力雄厚的三個方國,在那個諸侯連綿征戰、百家爭鳴不停的特殊歷史時期,韓、趙、魏的活動直接影響著中國的發展進程。公元前453年,韓、趙、魏三家聯合滅掉智氏,盡分其地。

4、秦漢以來的山西譜寫了中華民族大融合的光輝篇章

山西的稱謂幾經變化。秦時為郡縣制,置太原、河東、上黨、雁門、代郡。漢時基本沿襲秦朝郡縣制度,屬并州刺史部。唐朝為河東道,宋朝為河東路及西京道,元設河東山西道肅政廉訪司及宣慰使司,明置山西布政使司,清朝則為山西省。在這兩千余年的封建社會發展過程中,山西的地域文化內容不斷擴展,影響不斷提高。

明清時期,經濟活動成為社會發展的重要標志。在五個多世紀里,山西商人從鹽業起步,發展到棉、布、糧、油、茶、藥材、皮毛、金融等各個行業都能雄踞一方;晉商依托故里,擴展到全國各地的關隘重鎮和商埠都會,從內地貿易開始做起,直到把貿易擴展到今天的蒙古人民共和國、俄羅斯、朝鮮、日本等鄰近的國家。

中國封建帝王中有特殊影響力的秦皇、漢武、唐宗、宋祖,都在山西留下了他們的文治武功。中國封建社會的始皇帝秦王嬴政,生前曾兩至晉地,在太原和上黨留下了足跡。統治中國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漢武帝劉徹,曾率領群臣到河東郡祭祀后土,寫下為人傳頌的《秋風辭》。

中國是世界文明古國之一,山西是這個古文明國度中歷史最長最完整的地區之一。山西地區的歷史演進,聯系貫通了上下五千年的華夏文明,留下35000處文物古跡,其中已經成為國保的119處,位居中國第一。山西南部芮城縣,傳為關羽出生地,有中國最大的關帝廟。從這里也折射出三晉文化之于中國文化的共性。

文化大革命時代,山西的大寨一度風行,全國“農業學大寨”,大寨鄉鄉長陳永貴擔任了國務院副總理。從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三晉文化本質上還是農業文化。

必威体育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