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

紀曉嵐怎么給貪官通風報信

時間:2020-02-20編輯:思慕

紀曉嵐,正名紀昀,清朝中葉學界泰斗,乾隆第一御用文人。侍君數十年,官居侍讀學士、內閣學士、禮部尚書……這里想說是清乾隆三十三年(1768年)夏天跟他有關的一件事。

這天,退休多年的前兩淮鹽運使盧見曾,在山東德州家中,接到兒女親家紀曉嵐送來的一封信。信是紀曉嵐打發人連夜從京城趕到德州送到的。盧見曾拆開信封,驚愕非常。原來,這封得嚴嚴實實的信,里里外外沒一個字,只裝著一撮食鹽,一撮茶葉。

同屬進士出身的盧見曾,目光在這兩撮鹽、茶上掃過來掃過去,嚇出一身冷汗。他看明白這封無字信暗藏的信息:“鹽引虧空,立案偵查(茶)”。

鹽引,宋代以來一直是官府準予商人運銷食鹽的憑證。從清乾隆十一年起,負責主產區鹽政事務的兩淮鹽政使、鹽運使,發放“引”證時開始收手續費。這筆費用也叫鹽引。每“引”鹽兩百斤,收引銀三兩。此后二十二年間,引銀總數超過兩千萬兩。

這么多銀錢,竟沒一兩歸國庫,全都入了鹽政、鹽運使等鹽官的腰包。這種貪污公款的行徑,上上下下心照不宣,唯獨皇帝蒙在鼓里,全然不知。盧見曾當鹽運使那些年,自然也撈得大把大把鹽引銀子。多年來,這樁事從來沒人過問,一直安然無事。盧見曾哪里料到,今日東窗事發,朝廷要來查處了。

原來,這年春,新任鹽政龍拔世“不會做人”,為“引”銀分贓不均,跟同僚鬧翻。一氣之下,向乾隆奏報,將侵吞鹽引案情全抖摟出來。乾隆又驚又氣,忙召開御前會議,同包括紀曉嵐在內的幾位近臣議定:派員秘密偵查,查清后一一嚴辦。

會后,天色已晚,紀曉嵐徹夜未眠。這案子牽扯到二女兒的公公盧見曾。一旦查出,盧家完蛋,女兒難逃株連。聰明絕頂的紀曉嵐,自以為那無字信是個不留蛛絲馬跡的泄密妙計。哪知聰明反被聰明誤。他派人到山東給盧家送信情事,全被他的政敵和珅探聽到并上奏乾隆了。

紀曉嵐通風報信后第三天,乾隆帝單獨召見他,“你雖然未寫一字,未傳一言,但通風報信,證據確鑿。”乾隆帝對這個他最看重、最欣賞的“大清第一才子”,網開一面,批示:“紀昀從輕謫戍烏魯木齊。”

酷愛詩文、附庸風雅的乾隆帝,身邊沒了紀曉嵐,深感少了諸多文化生活樂趣。不到三年,紀曉嵐就得到“特赦”,召回京城。不僅官復原職,而且官越當越大。

必威体育下载